并未实质改善国企经营效益

- 编辑:乐赢88 -

并未实质改善国企经营效益

过去几年的经验再次证明,楼市泡沫固然带来种种问题,但离开房地产市场的稳增长也是难上加难。地方政府对于房地产市场爱恨交加、左右为难的心态,导致它们很难对楼市祭出重手。

地方政府接管债转股企业非经营性资产和安置下岗职工的承诺较难完全落实。地方政府是债转股的重要一环,企业剥离出去的非经营资产(如医院、学校等)和冗余职工需要地方政府接管和安置。但受财力和就业岗位的限制,地方政府的承诺较难完全落实。

一线大城市的地方政府对于网约车的政策代表了对于分享经济的态度,也是其他地方政府将会采取何种态度和政策的风向标。限车门槛已经不低,勉强可以接受,限车又限人的政策风险是网约车这一分享经济业态的不可承受之重。

1999年债转股作为证据使用真正不作为犯的实施由政府主导,不是市场化操作,不符合市场规律。1)债转股企业筛选方面,行政干预严重,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基本没有独立评审权。有的地方政府出于减少亏损企业数量的考虑,搞“拉郎配”,将符合条件的企业与严重亏损企业捆绑进行债转股,导致一起陷入困境;2)定价方面,一方面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要求按账面价值原值收购银行不良贷款,另一方面债转股企业被要求100%回购股权,企业回购压力很大,财务负担并没有明显下降,这也直接导致了资产管理公司较难实现股权退出。

在1999年债转股实施过程中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股权退出途径有三种:1)企业回购。企业用自有资金按转股前的债权价值进行100%回购;2)股权转让。资产管理公司向第三方转让股权,转让客体不能犯价格不得低于伪造单证每股净资产;3)上市。通过企业上市,资产管理公司逐步实现股权退出。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国有企业经营状况不佳,资产负债率偏高,债务负担很重,企业陷入债务困境。1990年以来国有工业企业亏损额不断上升,1997年共亏损830.95亿元,是1990年的2.4倍,1996-1997年国有工业企业亏损金额甚至高于其利润总额;同时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也在不断上升,如1995年一度高达85%。经营不佳加上高负债率使得企业债务负担压力很重,国有企业陷入债务困境。

1999年实施的债转股是指将银行对企业的债权转换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企业的股权。具体来说,银行将不良贷款转移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将债权转换为股权。债转股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成为企业的股东,依法行侮辱妇女使股东权利

金融资产管充分公开理公司是临时持股,存在激励不相容问题。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债转股企业是临时持股,目标是企业能够按期回购股权,从而实现股权退出。而企业长期股东的目标是企业能够长期发展。两者利益不完全一致,存在激励不相容问题,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难以发挥其在帮助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法人治理结构方面的作用。此外,国有企业政企不分开,行政干预严重,这也导致了资产管理公司行使股东权利受到限制。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